賽後,記者很容易從參加新聞發佈會的尼日利亞隊主教練凱西臉上讀出他的傷感,“遺憾的是,我們輸球了,但我還是認為我們不該輸,我們是發揮更好的一方,這就是殘酷的淘汰賽。”凱西並沒有責怪他的隊員,看了這場比賽的球迷都很清楚,屢屢因該國足協克扣獎金而忍無可忍的球員,並沒有在比賽中發泄私憤,他們的表現對得起他們身上的綠色球衣,“我相信,這支球隊會變得更好,他們都會有更好的未來”。
  凱西在這場比賽之後,向尼日利亞足協提出辭職,隨隊官員證實了這條消息。本屆世界杯最後一支非洲球隊明天就要離開巴西,但值得他們驕傲的是,最後一戰他們絕不丟人——當地時間6月30日下午,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國家體育場進行的這場世界杯1/8淘汰賽中,尼日利亞隊以0∶2不敵法國隊被淘汰出局。
  比分並不能反映本場比賽的激烈程度,兩隊勢均力敵,小組賽打出驚艷水平的法國隊直到第80分鐘,才由上賽季歐洲金童獎得主博格巴頭球破門取得領先,難怪賽後法國隊主教練德尚笑得有些勉強——8強肯定不是法國隊本屆杯賽的目標,但本場比賽這種表現確實很難讓法國隊走得更遠。
  “尼日利亞隊給了我們很大壓力,我們只是在最後半小時才開始掌控局勢,這的確是一場非常艱苦的比賽。”德尚在賽後說,“我們現在不能想太多的事情(世界杯奪冠),我們全部心思都要放在下一場1/4決賽上”。
  中場“藝術家”可遇不可求
  在這場比賽中用一個寶貴進球為法國隊減壓的博格巴,是德尚樹立的法國隊新一代中場核心,和在尤文圖斯俱樂部時偏重進攻的表現相比,博格巴在法國隊中需要做的,是像他的偶像齊達內那樣梳理中場,為鋒線提供火力支援,在球隊遇到困難的時候挺身而出。“雖然我們一度表現不佳,但這個進球讓我們解脫了,這是我的第一個世界杯進球,可以說,我美夢成真了。”博格巴說。
  儘管值得稱道,但博格巴與齊達內相比,還存在境界上的差距——博格巴幾次關鍵傳球都因為腳法不佳而功敗垂成,無論他的地面傳球還是過頂傳球,均還存在較大的提升空間。
  像齊達內那樣“藝術家”級別的控場大師,對於現代足球而言,更像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缺寶藏,就連一向不缺天才球員的巴西和阿根廷兩支南美勁旅,如今也在為缺乏“中場大腦”而苦惱——巴西隊的奧斯卡靈氣有餘氣質欠佳,後腰平庸化已經成為媒體批判國家隊的常規武器;阿根廷隊更是一度要靠馬斯切拉諾和加戈這樣的防守“苦力”組織進攻(迪瑪利亞的突擊多數情況是個人行為),只不過幸運的是,他們在鋒線上擁有內馬爾和梅西這樣世界第一等的超級巨星,他們往往能在僵持局面中“蠻不講理”地改寫場上比分,這種“超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中場的缺憾。
  多少年來在世界大賽中一直表現“名不副實”的英格蘭隊,是飽受缺乏中場大師之苦的典型代表:傑拉德和蘭帕德兩位世界級工兵類型中場球員,儘管其跑動範圍可以覆蓋兩個禁區,但始終無法提供頂級球隊所需要的中場創造力,威爾希爾的突破能力很強,卻缺乏中場領袖的氣質,難以成為核心。為此,主教練霍奇森不得不讓周薪達到30萬英鎊的前鋒魯尼位置後撤,希望憑藉魯尼的個人能力加強中場與前場的串聯——本屆世界杯英格蘭隊小組賽連輸意大利隊和烏拉圭隊的事實證明,霍奇森這一戰術效果不佳,沒有中場大師級節拍器的英格蘭隊,只能憑藉維爾貝克和斯特林、斯圖裡奇的衝擊力給對手造成威脅,卻難以形成致命打擊。
  與英格蘭隊病癥類似的還有葡萄牙隊。本屆世界杯葡萄牙隊中場只剩下穆蒂尼奧和維羅索這樣中規中矩的實力派,菲戈和魯伊·科斯塔兩位觸球時充滿藝術氣息的中場調度大師早成絕唱——4年前南非世界杯,葡萄牙隊中場擁有“半個大師”德科,就足夠保證他們小組出線了。如今,年薪高達2000萬歐元的C羅,在前場左沖右突仍然難求一勝,正是該隊的中場球員無法與C羅匹配的尷尬寫照。
  “大腦缺氧”要靠殺手搏命
  日本隊在本屆世界杯上的慘痛失利,亦從另一側面印證了球隊“大腦”有多麼重要——首戰以1∶2被科特迪瓦隊逆轉,次戰以0∶0戰平希腊隊,最後一場以1∶4被哥倫比亞隊痛毆,一度曾喊出奪冠口號的日本隊,幾乎成為本屆巴西世界杯的一大笑料,自尊心極強的日本球迷,自然難以接受這樣的結局。
  “扎切羅尼的佈置沒有讓日本隊的中場充滿活力,他對本田圭佑的使用值得商榷。”日本《產經體育》在分析球隊失敗原因時說,“賽前期待能成為成績保障的中場隊員表現糟糕。”
  目前效力於曼聯的香川真司,原本可以被塑造成日本足球繼中田英壽之後的第二位“中場大師”,但在巴西世界杯賽場,香川真司3場比賽平均出場時間不到70分鐘,在最該為日本隊爭取出線良機的與希腊隊一戰,他甚至失去了首發位置,“最後以這樣的方式出局,實在是一件令人非常傷心的事情,這和我們預想的情景完全不同。”香川真司在談到日本隊的失利時說,“小組賽墊底的成績讓我深感羞愧,除了自責和道歉,我不知道怎麼面對這一切。”
  其實,日本隊失利理由並不複雜:一直實踐“個性化發展”的攻擊手本田圭佑,在扎切羅尼眼中極度受寵——儘管攻防體系成熟,但扎切羅尼認為更需要本田圭佑這位“特立獨行”的球員來打破場上均衡態勢。為此,扎切羅尼甚至不惜以得罪隊內包括遠藤保仁等多位司職中場的前輩級球員為代價,轉而將場上指揮官特權賦予游弋在中場和鋒線之間的本田圭佑。
  截至記者發稿,回到東京的扎切羅尼正式宣佈辭職,接任者是墨西哥人阿吉雷,扎切羅尼在辭職聲明中攬下所有責任,“現在到了我離開日本隊的時候了,我對球隊在巴西世界杯的失敗負有全部責任”,日本足協通過了扎切羅尼的辭呈,畢竟缺乏世界杯經驗的扎切羅尼,在中場調配方面犯下的錯誤已經無法彌補。
  藝術家級中場大師的“難產”,已是當今足壇無法逆轉的現實——2006年德國世界杯,決賽雙方法國隊和意大利隊各有一名大師級中場指揮官(齊達內和皮爾洛)的盛況已成歷史,2010年南非世界杯決賽,西班牙隊和荷蘭隊則勾勒出場上位置漸趨平衡的現代足球發展脈絡,而到本屆巴西世界杯,走到現在的球隊都缺少中場大師,有的只是更加崇尚速度與效率的鋒線殺手,中生代的羅本、梅西、穆勒、本澤馬,新生代的內馬爾、詹·羅德里格斯,無一不是各隊後衛眼中的噩夢。
  不停閃爍寒光的奪命利刃當然會讓比賽更加刺激,但在本屆世界杯進入倒計時階段的這些天里,渴望沉迷於純粹足球世界的球迷,對於那些中場藝術家的思念或許會與日劇增。
  本報巴西利亞7月1日電  (原標題:綠茵中場藝術大師漸成絕唱)
創作者介紹

yung

hnlqwz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